<noframes id="pxvl5"><address id="pxvl5"><th id="pxvl5"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"pxvl5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あなたはここにいる:ホーム > 業界動態 > 雪艷香語

                  熏香詞:辛棄疾《定風波·暮春漫興》賞析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を加えなさい:2018-08-11 10:15:18   ビュー:     【 素晴らしい スモール 】   印刷   クローズ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X

                  少年時代,一旦春天來臨,就會縱情狂歡,插花、騎馬疾馳,還要喝上些酒。年老的時候,春天來了,覺得毫無興味,就像因喝酒過量而感到難受一樣?,F在只能在自己的小房子里燒一盤篆香,喝上幾杯茶來消磨時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春風把剩下的花瓣也給卷走了,但它還是沒有停息??墒俏也缓匏?,因為花兒開放是由于春風的吹拂。想問一下,誰又看見春天離去了?離此而去的春天,被飛來的燕子在金色的夕陽中碰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是宋代詞人辛棄疾的一首暮春焚香排解郁悶的詩詞,詞名《定風波·暮春漫興》。辛棄疾被罷官之后閑居帶湖時,正值悲傷之際,閑居帶湖的生活以及被罷官后的落寞心情讓他更加覺得悲涼,以至于看到春風吹掉了花瓣,燕子飛于春風之中這樣的春景,在詩人眼里也滿是蕭條。只有通過喝茶品香來消除內心的落寞不快,緩解悲涼。
                  《定風波·暮春漫興》原文如下—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少日春懷似酒濃,插花走馬醉千鐘。
                  老去逢春如病酒,唯有,茶甌香篆小簾櫳。
                  卷盡殘花風未定,休恨,花開元自要春風。試問春歸誰得見?飛燕,來時相遇夕陽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詞分上闋與下闋。
                  上闋以“少日”與“老去”作強烈對比。“老去”是現實,“少日”是追憶。少年時代,風華正茂,一旦春天來臨,更加縱情狂歡,其樂無窮。對此,只用兩句十四字來描寫,卻寫得何等生動,令人陶醉!形容“少日春懷”,用了“似酒濃”,已給人以酒興即將發作的暗示。繼之以“插花”、“走馬”,狂態如見。還要“醉千鍾”,那么,連喝千杯之后將如何顛狂,就不難想象了。而這一切,都是“少日”逢春的情景,只有在追憶中才能出現。眼前的現實則是:人已“老去”,一旦逢春,其情懷不是“似酒濃”,而是“如病酒”。同樣用了一個“酒”字,而“酒濃”與“病酒”卻境況全別。
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叫“病酒”?指因喝酒過量而生病,感到很難受。“老去逢春如病酒”,極言心情不佳,毫無興味,不要說“插花”、“走馬”,連酒也不想喝了。只有呆在小房子里,燒一爐篆香,喝幾杯茶,消磨時光。怎么知道是小房子呢?因為這里用了“小簾櫳”。“櫳”指窗上欞木,而“簾櫳”作為一個詞,實 指窗簾。掛小窗簾的房子,自然大不到那里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下闋“卷盡殘花風未定”,有如奇峰突起,似與上闋毫無聯系。然而仔細尋味,卻恰恰是由上片向下片過渡的橋梁。上闋用少日逢春的狂歡反襯老去逢春的孤寂。于“茶甌香篆小簾櫳”之前冠以“唯有”,仿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關心。其實不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他始終注視那“小簾櫳”,觀察外邊的變化。外邊有什么變化呢?春風不斷地吹,把花瓣兒吹落、卷走,而今已經“卷盡殘花”,風還不肯停!春天不就完了嗎?如此看來,詩人自然是恨春風的??墒墙酉氯?,又立刻改口說:“休恨!”為什么?因為:“花開元自要春風。”當初如果沒有春風的吹拂,花兒又怎么能夠開放呢?在這出人意外的轉折中,蘊含著深奧的哲理,也飽含著難以明言的無限感慨。春風催放百花,給這里帶來了春天。春風“卷盡殘花”,春天就要離開這里,回到別的什么地方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試問春歸誰得見?”問得突然,也令人感到難于回答,因而急切地期待下文??聪挛?,那回答真是“匪夷所思”,妙不可言:離此而去的春天,被向這里飛來的燕子碰上了,她是在金色的夕陽中遇見的。那么,她們彼此講了些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  香文化自魏晉時期擴展到文人階層,文人雅士不僅喜愛用香、品香,還善于制香,在生活中通過焚香來調節心境,一生與香為伴,通過詠香來表達對香的喜愛。特別是到了唐宋時期,“焚香、品茗、插花、掛畫”,成為了宋代文人生活的四大雅事。詞中“少日春懷似酒濃,插花走馬醉千鐘。老去逢春如病酒,唯有,茶甌香篆小簾櫳。”提到了其三“插花、品茗、焚香”,而跟隨詞人到老的唯有焚香品茶。真可謂一縷馨香入心,半盞清茶入腹,俗世煩憂拋于腦后,是很多文人晚年喜愛的一種修心養生的雅致生活方式。如與辛棄疾同為豪放派詞人的蘇東坡,晚年與弟子就是以香為伴,終日焚香作賦,度過余生。才有了“一炷煙消火冷,半生身老心閑。”的美妙意境。(2018年8月5日雪艷香語學習筆記)

                  前:[2018.5.11]修行  次:せずに
                  トップに戻る
                  朝8晚6几个小时,一个人高清在线观看免费,午夜成人性视频网在线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xvl5"><address id="pxvl5"><th id="pxvl5"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xvl5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